被幾位許久不見的朋友說自己胖了之後,我重新檢討了自己的生活方式;也開始了減重計劃。向來自己的體重就容易隨著壓力的大小起伏,壓力越大,越容易用吃來發洩。
開始減肥是件好事,早起健走讓我發現了另一種生活的可能性,一樣早起運動的人們(出乎意料的是,各個年齡層都有!)、沒有急躁的喇叭聲;原來在台北生活也可以有「慢」的時候。「慢」在台北向來不是件容易的事,至少在人口數上面,台北就無法獲得參選「慢城」的資格。
(註:慢城組織憲章規定,要申請成為慢城的城市,人口數不得超過五萬人。)
數年前讀《慢活》時,並不覺得這樣的生活型態會發生在自己的生命中;這幾天讀著《慢城》時才驚覺,我們可能無法立即改變城市的地貌,但我們也許可以不用過得那麼滿,那麼喘。或許,就從早起或通勤習慣開始改變吧!
你我都瞭解 GDP 並非幸福指數唯一指標,幸福也不是任何一個政黨或候選人給得起的承諾;生活型態轉變了,城市就有改變的可能。
http://www.eslite.com/epaper_publish.aspx?code=worker&pub=20101104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elinaliao 的頭像
selinaliao

My Words

selinali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